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渤海湾盆地沙南凹陷构造发育与演化特征

李新琦 高磊 黄志 王明春 胡安文

李新琦, 高磊, 黄志, 王明春, 胡安文. 渤海湾盆地沙南凹陷构造发育与演化特征[J]. 海洋地质前沿, 2019, 35(11): 19-27.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引用本文: 李新琦, 高磊, 黄志, 王明春, 胡安文. 渤海湾盆地沙南凹陷构造发育与演化特征[J]. 海洋地质前沿, 2019, 35(11): 19-27.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LI Xinqi, GAO Lei, HUANG Zhi, WANG Mingchun, HU Anwen.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AND EVOLUTION OF THE SHANAN SAG OF BOHAI GULF BASIN[J]. Marine Geology Frontiers, 2019, 35(11): 19-27.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Citation: LI Xinqi, GAO Lei, HUANG Zhi, WANG Mingchun, HU Anwen.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AND EVOLUTION OF THE SHANAN SAG OF BOHAI GULF BASIN[J]. Marine Geology Frontiers, 2019, 35(11): 19-27.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渤海湾盆地沙南凹陷构造发育与演化特征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基金项目: 

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大型油气田及煤层开发-近海大中型油气田形成条件及勘探技术(三期)渤海海域勘探新领域及关键技术研究” 2016ZX05024-003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李新琦(1987—),男,硕士,工程师,主要从事石油地质综合研究工作. E-mail:lixq16@cnooc.com.cn

  • 中图分类号: TE121.3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AND EVOLUTION OF THE SHANAN SAG OF BOHAI GULF BASIN

图(7)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77
  • HTML全文浏览量:  9
  • PDF下载量:  4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10-09
  • 刊出日期:  2019-04-28

渤海湾盆地沙南凹陷构造发育与演化特征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基金项目:

    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大型油气田及煤层开发-近海大中型油气田形成条件及勘探技术(三期)渤海海域勘探新领域及关键技术研究” 2016ZX05024-003

    作者简介:

    李新琦(1987—),男,硕士,工程师,主要从事石油地质综合研究工作. E-mail:lixq16@cnooc.com.cn

  • 中图分类号: TE121.3

摘要: 沙南凹陷一直是渤海海域油气勘探的难点和热点,盆内油气分布表现出极强的不均衡性,复杂的构造特征成为制约油气差异成藏的关键。为探讨沙南凹陷构造演化特征,本文首次利用新三维地震及钻井资料,对地层展布特点、断裂体系特征进行精细刻画,新识别出中生代逆冲构造体系,并结合区域地球动力学背景,对新生界沉积-沉降中心迁移规律及全区构造发育演化特征等方面进行了详细分析。研究表明,沙南凹陷盆地结构表现为“三段式”,中、新生代断裂体系主要发育3期,即中生代逆冲断裂系、古近纪伸展断裂系和新近纪晚期共轭走滑断裂系,控制了盆地4个主要构造变革期,分别为早剥晚沉(中生代)、初始强裂陷(沙河街组沉积时期)、二次强裂陷-断坳过渡(东营组沉积时期)以及热沉降-共轭走滑阶段(新近纪)。沙南凹陷的2个沉积-沉降中心——东、西两洼的演化过程(尤其是东营组沉积时期)具有较大差异,控制了两洼烃源岩生烃规模和成熟度的差异,对油气的区域分布起到关键控制作用。地幔热隆起和板块的重组是控制断陷盆地演化的深层动力因素。该研究可为沙南凹陷进一步的油气勘探提供一定借鉴和指导。

English Abstract

李新琦, 高磊, 黄志, 王明春, 胡安文. 渤海湾盆地沙南凹陷构造发育与演化特征[J]. 海洋地质前沿, 2019, 35(11): 19-27.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引用本文: 李新琦, 高磊, 黄志, 王明春, 胡安文. 渤海湾盆地沙南凹陷构造发育与演化特征[J]. 海洋地质前沿, 2019, 35(11): 19-27.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LI Xinqi, GAO Lei, HUANG Zhi, WANG Mingchun, HU Anwen.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AND EVOLUTION OF THE SHANAN SAG OF BOHAI GULF BASIN[J]. Marine Geology Frontiers, 2019, 35(11): 19-27.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Citation: LI Xinqi, GAO Lei, HUANG Zhi, WANG Mingchun, HU Anwen. 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AND EVOLUTION OF THE SHANAN SAG OF BOHAI GULF BASIN[J]. Marine Geology Frontiers, 2019, 35(11): 19-27. doi: 10.16028/j.1009-2722.2019.11004
    • 渤海湾盆地是中国东部重要的油气产区,其构造演化及成盆机制一直是研究热点[1-8]。沙南凹陷位于渤海西部海域,属于埕宁隆起带内部的二级构造单元,是以新生代沉积为主的北断南超的箕状凹陷,始探于20世纪70年代,是中国海洋油气勘探较早的地区之一。研究区区域上位于张蓬断裂与黄骅-东明断裂系的交汇处,构造演化复杂,且由于其属于隆起带内部的二级凹陷,其沉降特征与渤中凹陷、歧口凹陷等深盆明显不同,因此,研究区的构造演化研究具有很强的必要性和意义。但是由于该区长期以来处于二维地震资料覆盖之下,三维地震资料落实较晚,国内外学者尚未对沙南凹陷的构造开展过系统研究,少有的研究成果仅局限于凹陷内部东西两个次洼古近系地层厚度及埋深差异性上[9],对前新生界潜山特有的演化格局更是少有论述,导致该区复杂构造对油气成藏的控制作用认识不清楚,使得该区一直是渤海油气勘探的难点。更为重要的是,研究区无论前新生代的逆冲构造还是古近纪的应力转换以及新近纪的共轭走滑发育特征都是渤海西部乃至整个渤海湾盆地的典型代表,为此笔者首次利用新采集的高精度三维地震及现有钻井资料,深入分析沙南凹陷的盆地结构、沉积-沉降中心迁移特征和形成机制,研究成果对本区的下一步勘探以及渤海湾盆地构造研究都具有指导意义。

    • 沙南凹陷位于渤海西部海域,南北夹持于沙垒田凸起、埕北低凸起与埕子口凸起之间,东西两侧与渤中、歧口2个富烃凹陷相连,面积约3 235 km2,受NE向的沧东-兰聊断裂带和郯庐走滑断裂带及NW向的张蓬断裂3条断裂带控制,属于发育于华北地台前寒武纪结晶基底和古生界盖层之上的中新生代沉积盆地,盆地为狭长型东西走向、北断南超的箕状凹陷,表现为东、西2个次洼夹中间构造脊的“三段结构”(图 1)。沙南凹陷的结晶基底主要为太古宙和下元古代时期的变质岩[10],主要出露在埕宁隆起的沙垒田凸起;古生界主要为地台沉积碳酸盐岩。中新生代是沙南凹陷形成和演化的主要阶段,印支运动的改造使得研究区发育了逆冲断裂系,该逆冲断裂体系进而对新生代盆地的形成演化产生了重要影响[11]。从钻井情况来看,研究区新生代沉积了巨厚的陆源碎屑沉积地层,自下而上分别为古近系的孔店组、沙河街组、东营组,新近系的馆陶组、明化镇组以及第四系的平原组,其中东三段、沙一段和沙三段为3套主力烃源岩发育层系,明化镇组下段、馆陶组、东二段和沙二段为主要的含油气储层段(图 2)。

      图  1  研究区构造纲要(断裂系统为东营组底部)

      Figure 1.  The simplified tectonic map (fracture systems are defined for the bottom of Dongying Formation)

      图  2  沙南凹陷地震剖面解释图(平面位置及断层展布见)

      Figure 2.  Seismic profiles cross the Shanan Sag (see Fig.l for location and fault distribution)

    • 沙南凹陷断裂全区发育,空间上,主要发育NE、NW、近EW向3组走向断裂,其中近EW向断层控制了研究区的构造格局。从横切盆地主体的骨干地震剖面上可以看出,沙南凹陷规模最大的主要断裂系统为沙南边界断层(简称沙南断层)、沙中断层,两者共同控制了沙南凹陷的演化(图 2)。

      在时间上,盆地结构的形成主要受3套不同时代的断裂体系控制。通过新采集3D地震资料(图 2),发现研究区潜山内部普遍存在一套低频中振幅较连续的地震反射层,厚度约2~3个同向轴,与上覆厚层弱振幅不连续的中生界反射特征明显不同,应为更老地层。从渤海进尺较深探井的实际钻探资料来看,该套地层应为古生界碳酸盐岩地层。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半地堑盆地内,中生界及以上地层向控盆断层处逐渐增厚,而古生界在靠近控盆断层的方向上显著减薄,甚至尖灭,反映了该区普遍发育的“薄底构造”,从构造地质学上来讲,“薄底”构造被公认为是识别印支期逆冲断层的重要地层结构标志[12-14]。该套逆冲断裂体系是在中生代印支期SN向挤压应力控制下形成的,在平面上为NWW凸向的弧形形态,这恰是沙南凹陷与沙垒田凸起的分界断层——沙南断层。在沙南断层控制下,古生界向北逆冲到沙垒田凸起之上,遭受剥蚀后再次沉降深埋。由此来看,沙南边界断层的原始形态可能是非常平缓的拆离断层,这种特征在现今的盆地中段仍然有所保留,只不过盆地的东、西段在晚期的快速沉降成洼过程中逐渐变陡直。该套逆冲断裂系的发现对于研究区潜山领域尤其是古生界碳酸盐岩的勘探及渤海湾盆地构造发育史研究是有力的依据和补充。

      古近系为强伸展断裂系,区域主应力为SN向拉张应力,地震剖面上表现为单条大型陡直拉张断裂。内部断裂的平面差异性受盆地本身的“三段式”结构控制明显,沙南凹陷西段断裂走向呈现近EW向,东段呈NE—NNE向,中部则同时发育EW向、NE向2组断裂。而从断裂发育的密集程度来看,中部断裂密度明显比西、东段大。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主要是凹陷的各个区段受基底先存断裂和郯庐走滑断裂西支控制作用存在的差异性所致。西段主要受控于基底先存的EW向断裂,表现为EW向拉张断层;东段主要受NE向郯庐断裂西支影响,为NE—NNE向张扭断层,中部属于两者的过渡带。沙南断裂强烈伸展,沙中断裂也在这个时期开始分段生长,以分段搭接的方式贯穿凹陷东西,两者共同控制着沉积沉降中心的变迁(图 1)。 新近纪时期为弱伸展-走滑断裂系,研究区继承了古近纪时期的整体构造格局。此时,整个渤海西部受郯庐断裂影响更加明显,不同时深的地震切片显示在研究区的中部和沙垒田凸起上分别发育NW向和NE向盖层卷入式弱走滑断层,平面上呈雁行排列,剖面上呈向上撒开的“负花状”[11],这两组走滑断裂组合成共轭断裂系(图 23)。

      图  3  沙南凹陷新近纪共轭走滑展布(1 000 ms)、应力分析图

      Figure 3.  The distribution of conjugated Neogene strike slips (1 000 ms) and the ground of stress of the Shanan Sag

    • 利用新三维地震资料,对不同方向、不同区段断层的活动速率进行统计,分析表明古近系断层的运动学特征同样受盆地的“三段式”结构控制。沙三段沉积时期是研究区构造活动最强烈的时期,沙南断层和沙中断层的东西两段具高强度的活动,活动速率达到60~140 m/Ma,尤其以西段最强;沙一二段沉积时期是研究区构造活动较弱的时期,活动速率约10~50 m/Ma;东三段沉积时期,研究区构造活动再次加强,活动速率达到30~100 m/Ma,沙南断层、沙中断层这两条最大断层均具有比较强烈的活动,其断层古落差达到180~300 m;东二段沉积时期,断层活动性有所减小,西段断层活动性开始弱于东段。新近纪的沉降速率明显慢于古近纪,这是由于渤海湾盆地由裂陷期变为了热沉降期。各时期对比来看,尤其以馆陶组沉积沉降最慢,沉降速率大约为5 m/Ma,明下段有所增强,达到6~10 m/Ma。同时从明上段开始,渤海湾盆地进入新构造运动,研究区开始快速沉降,沉降速率最大可达30 m/Ma,明显快于一般意义上的热沉降幕,因此,研究区裂后热沉降阶段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沉降持续变慢的过程,而是沉降速率不断增强的过程(图 4)。

      图  4  沙南断层各时期活动速率统计图

      Figure 4.  Fault movement rates of different stages of Shanan Fault

      几何学和运动学特征表明,沙南凹陷断裂体系存在“三期三向”的特征,受盆地本身的“三段式”特征控制明显,表现出强烈的分段差异性。

    • 根据不整合面分隔的层序结构、沉积旋回及盆地沉降、构造变形特征,通常将渤海湾盆地海域部分新生代盆地演化划分为古近纪裂陷期、新近纪—第四纪坳陷期2个大的构造演化阶段,对应古近系、新近系—第四系构造层,其中古近纪裂陷期进一步划分为4个裂陷幕[4, 15-16],分别对应孔店组沉积期、沙四段沉积期、沙三—沙二段沉积早期、沙二段沉积晚期—东营组沉积期。根据渤海湾盆地后裂陷期沉降速率特点[17],研究区新近系整体为坳陷期,盆地结构特征与渤海海域其他地区并无太大差别,故不做重点分析。同时,我们注意到,由于沙南凹陷孔店组沉积期湖盆范围极其有限导致其地层分布局限,不是区域的有利勘探层系,沙一二段、东三段和东二段虽属于同一裂陷幕次,但沉积地层特征差异较大,三者之间的界线在地震剖面上对应着两个大的区域范围可追踪的不整合面。因此,结合实际资料,笔者建议将沙南凹陷古近系划分为3个裂陷阶段,分别为沙三段沉积期、沙一二段沉积期、东三段沉积期、东二段沉积期(图 25)。

      图  5  沙南凹陷新生代不同时期地层沉积厚度、构造格架

      Figure 5.  Sediments thickness and tectonic framework of the Shanan Sag in different Cenozoic stages

      沙三段沉积期:该时期是研究区构造活动最强烈的时期,是沙南凹陷北断南超的半地堑发育阶段,沙南断层和沙中断层的东西两段具高强度的活动,控制了相应区段下降盘的沉降中心,分布在盆地的东西两端,基本上呈NW—SE向延伸。这两个沉降中心沉积的地层厚度也在该时期处于顶峰,其中西洼沙三段沉积厚度达到500~2 000 m,东洼沉积厚度达到500~1 300 m。从洼陷的规模来看,此时西洼比东洼略大。而盆地中部的大部分地区,构造活动非常微弱,地层沉积较薄,从而形成了“东西两洼、中间一脊”的古构造格局。

      沙一二段沉积期:该时期是研究区构造活动较弱的时期,经过沙三段的填平补齐,各构造单元的古落差已变小,整个凹陷范围内都沉积了厚度较薄的沙一二段地层,该时期的沉降中心未发生大的变化。此时,沙中隆起带在西段开始形成,受其分隔,西洼减小,东西两洼规模变得相当。

      东三段沉积期:该时期研究区构造活动再次加强,研究区沙南断层、沙中断层两条最大断层均具有比较强烈的活动,沙南西洼和东洼延伸方向变为近EW向,沉积的地层厚度也在该时期进入第2个顶峰,其中西洼东三段沉积厚度达到380~540 m,东洼沉积厚度达到320~480 m。

      东二段沉积期:该时期断层活动性较之东三段沉积期有所减小。盆地整体快速沉降,沉积范围显著扩大,沙南凹陷盆内形成了几个次洼连成一片的构造格局,古地貌特征与以上3个时期差别明显,西段断层活动性开始弱于东段,古地貌整体上呈现西高东低的特点,西洼开始萎缩,盆地的整体沉积和沉降中心向东洼迁移。至东营组沉积末期,北断南超的半地堑断陷盆地发育逐渐进入萎缩期、消亡期。

    • 裂陷伸展盆地的结构受动力学因素影响可能表现为不同特征,作为埕宁隆起带内部的二级构造单元,沙南凹陷与歧口凹陷、渤中凹陷等深盆的构造发育过程存在一定的差异性,在盆地结构、断裂体系特征、沉积-沉降中心迁移等方面综合分析的基础上,重点利用平衡剖面分析以及区域大地构造背景[18-19],建立了研究区构造演化模式,分析认为主要经历了4个大的构造变革期(图 67)。

      图  6  沙南凹陷前新生界构造演化模式

      Figure 6.  Tectonic evolution model of the Pre-Cenozoic in the Shanan Sag

      图  7  沙南凹陷新生界构造形成演化模式

      Figure 7.  Formation and e evolution model of the Cenozoic structures in the Shanan Sag

      (1)早剥晚沉阶段(中生代) 华北东部中生代处于古亚洲构造域向滨太平洋构造域转化和调整阶段,印支运动期间华北板块和扬子板块碰撞,产生强烈的区域性近SN向挤压应力,导致古生界及之前地层发生由S向N逆冲[13, 20],褶皱并抬升剥蚀,埕子口凸起和沙垒田凸起开始形成,两个凸起之间发育EW走向的负向构造单元,沙南凹陷的雏形开始形成。进入燕山期,欧亚板块东部开始出现伊佐奈崎板块,该板块以朝NWW方向向华北板块挤压[21],致使渤海湾盆地东部的郯庐断裂带发生强烈的左旋走滑活动[22],其西侧地层在连锁产生的走滑压扭作用影响下发生了近SN向的伸展[23],晚侏罗—早白垩世为主要裂陷成盆期,沉积了较厚的中生界。燕山晚期,伊佐奈崎板块俯冲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太平洋板块,太平洋板块向华北东部俯冲的角度主要为向N或NNW,其俯冲速率较之伊佐奈崎板块大大降低,晚白垩世为弱成盆与准造山共同作用阶段,本区持续隆升,因遭受剥蚀而形成角度不整合面,即沙南凹陷的新生界底界面[24](图 6)。

      (2)初始强裂陷阶段(沙河街组沉积期) 渤海湾盆地新生代为滨太平洋构造域演化阶段,由被动裂陷盆地转变为主动裂陷盆地[25],众多的断陷-断坳型沉降中心开始发育。沙三段沉积时期,太平洋板块向欧亚大陆正向俯冲的方向由NNW向转变为NWW向,在太平洋板块俯冲后撤作用下,软流圈发生上涌导致地壳减薄,区域范围内拉张伸展作用显著增强,渤海湾盆地各凹陷进入强烈裂陷沉降阶段,控盆、控凹断裂活动达到最强,构造沉降幅度达到最大,区域内广泛沉积了一套巨厚湖相泥岩,成为重要的烃源岩;沙一二段沉积期渤海湾整体处于断陷活动的平静期,湖盆比较平缓,湖平面下降,沉积厚度和控盆断层活动性不及沙三期。

      该阶段为沙南凹陷的初始裂陷期,也是最强裂陷期,沙河街组的沉降中心有2个——沙南西洼和沙南东洼,两者均为受沙南断层、沙中断层控制的近NW向展布的洼陷,沉降中心整体上呈NW向展布,沉积厚度达600~2 200 m,证实该时期应力场应为NE—SW向伸展。钻井揭示,沙三段地层较厚,沙一二段较薄,其顶界面存在较严重削截现象。同时,从各时期整体湖盆的范围来看,沙三段沉积时期,沙南凹陷为局限性湖盆,向西与歧口凹陷的水体连通,向东与渤中凹陷之间被沙东南构造脊分隔;沙一二段沉积时期,沙南凹陷变得浅而宽广,在东西方向上与渤中凹陷、歧口凹陷的水体开始整体相连。从沙南凹陷的次级洼陷规模来看,沙三段沉积时期,西洼规模比东洼大。沙一二段沉积时期,横亘于沙南西洼内部的狭长型的沙中隆起开始形成,大大破坏了西洼的完整性。对于沙中隆起的成因,勘探工作者各执一词,笔者通过系统剖析新三维地球物理资料,认为沙中断层和沙南断层活动性存在差异性,导致沙中断层上升盘地层与沙南控盆边界断层下降盘根部地层发生差异沉降,地层产状发生旋转,并最终形成沙中构造脊,其脊线就是沙中断层的下盘与沙中断层断面的交汇线。与之相比,东洼的沉降中心比较稳定,继承性保持了完整的构造形态,其规模与西洼变得相当(图 57)。

      (3)二次强裂陷-断坳过渡阶段(东营组沉积期) 该时期渤海湾盆地形成的动力学机制并没有发生大的改变,不过,太平洋板块俯冲角度发生改变,使得渤海西部区域应力方向变为近SN向,在此控制下,东西两洼的走向随之变为近EW向。结合前人研究,在渤海地震剖面上发现沙河街组与东营组的确存在角度不整合接触现象,由此看来,东营组底界面应是古近纪应力场发生变化的重要构造变革界面。伴随着地幔上涌强度增大,各凹陷边界断层活动性在经历了沙河街组沉积晚期的沉寂后再次显著增加,沙南凹陷在东三段和东二段沉积时期进入二次强断陷阶段。

      从沉积厚度演变(图 5)上可以看出,东三段沉积期的沉降中心依然继承了沙河街组沉积期的特点,不过,2个次洼的轴向变为近EW向,笔者认为这与区域应力场方向的改变有关。此时,西洼沉降速度开始小于东洼,导致其东三段烃源岩厚度略小于东洼。东一二段沉积时期,主要控沉积断裂沙南断层、沙中断层的活动性明显呈现西弱东强的特征,西洼继续萎缩至临近消亡,东洼成为盆地的唯一主要沉降中心,沉积厚度达400~1 200 m左右。整个沙南凹陷演变成为向E倾的单斜斜坡,呈现“西高东低、沉积中心东移”的构造变化格局。

      纵观2个次洼的演化史,西洼后期发生构造反转,而东洼持续沉降、埋深加大,这种差异性对东洼和西洼烃源岩的成熟演化起到了较大的控制作用。据实测烃源岩数据,东洼沙三段、沙一二段和东三段烃源岩埋深均超过生烃门限(2 900 m),全部进入成熟阶段成为有效烃源岩;相比之下,沙南西洼只有沙三段和部分沙一二段的烃源岩埋深超过生烃门限(2 900 m),且整体的热演化程度远低于东洼。可以说,东西两洼构造演化特征的截然不同,是导致其生烃能力存在差异的首要因素。这也就不难解释沙南东洼周缘存在多个油气田,而西洼周缘鲜有规模油气发现的现象。

      东营组沉积晚期,整个渤海湾盆地的区域构造运动减弱,各凹控边断裂活动性降低,凹陷边缘坡度减小,沉积物逐渐填充各凹陷并上超至凸起部位,盆地逐步由断陷转为坳陷(图 57),因此,本阶段是盆地的二次强裂陷至断坳过渡期。东营组沉积末期,渤海湾盆地区域范围内发生东营运动,地层抬升剥蚀,形成了华北东部又一个大的不整合面。

      (4)热沉降与共轭走滑阶段(新近纪) 新近纪—第四纪,岩石圈的降温热松弛及重力均衡调整作用使裂陷盆地整体下沉,渤海湾盆地整体进入拗陷阶段[26]。因此,在经历了东营组沉积期末区域抬升、剥蚀后,沙南凹陷开始进入裂后热沉降阶段。经历了馆陶组和明下段沉积期的慢运动-缓沉降过程后,渤海湾盆地迎来了新构造运动,太平洋板块加速向东亚大陆俯冲,致使渤海湾盆地内的断裂活动再次加强,兰聊断裂带和郯庐断裂带发生强烈右旋走滑活动[27],2条走滑断裂带之间的转换区域产生近SN向的伸展作用力,研究区开始快速沉降,也正是在这种SN向伸展作用力下,在沙垒田凸起上的刚性块体发生右旋错动,产生一系列雁行断裂系,沙南断层中段作为区域应力调节断裂,发生了相应的左旋走滑活动,并由此产生了NW和NE向区域性的共轭走滑断裂系(图 3),NW向走滑断裂控制了与其走向相同的构造脊和沟道形成,是新近系有利的汇油场所。

    • (1)在沙南凹陷首次识别出了中生代逆冲构造体系,该套逆冲断裂系的发现对于研究区潜山领域尤其是古生界碳酸盐岩的勘探及渤海湾盆地构造发育史研究是有力的依据和补充。

      (2)研究了沙南凹陷断裂体系特征,识别出了中、新生代“三期三向”断裂体系:空间上,主要为NE、NW、近EW向3组走向,近EW向的沙南边界断层和沙中断层是主要控格局断层;时间上,主要发育中生代逆冲断裂系、古近纪强伸展断裂系、新近纪弱伸展-走滑断裂系3期断裂系。

      (3)系统分析了沙南凹陷两大主要沉降中心的差异演化规律,受控于沙南断层和沙中断层,西洼经历了由鼎盛到萎缩的过程,东洼则保持了继承性沉降的特征,这种构造演化的差异性控制了烃源岩规模和成熟度的差异,该认识对研究区油气成藏综合分析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4)受控于地幔热隆和板块重组这两大动力背景,盆地演化主要经历了4个构造变革期,分别为中生代的早剥晚沉、早期强裂陷、二次强裂陷-断坳过渡以及新近纪热沉降和共轭走滑阶段。

参考文献 (27)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